| 网站首页 | 本社介绍 | 新闻集粹 | 领导讲话 | 参政议政 | 组织建设 | 学习研究 | 社员风采 | 
 | 社会服务 | 文苑撷英 | 入社申请 | 思想建设 | 社内精英 | 南岭书香 | 历史回眸 | 艺术天地 | 
  您现在的位置: 九三学社广东省委员会 >> 文苑撷英 >> 美文欣赏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站 内 搜 索
记忆总在心中
作者:水产支社 苏植逢    文苑撷英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633    更新时间:2019-12-31

四十余年,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只是短暂的一瞬。然而,在广州淡水养殖场这块土地上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往事如烟,但又历历在目,使人毕生难忘。

广州淡水养殖场位于广州西部西塱,面积约28公顷。原属广东省水产研究所的一个研究室——淡水养殖研究室的一个科研基地。随着国家水产事业的迅速发展,1978年7月,中央把原属广东省的水产研究所收归中央,由农业部管理。并把该所分为两个:从事海水专业的成立南海水产研究所,从事淡水专业的成立珠江水产研究所。广州淡水养殖场归属为珠江水产研究所的一个科研实验基地。

1978年底,因为对外培训需要,我从顺德水产试验场调入珠江水产研究所,到达广州淡水养殖场后,一下车,举目四望,四周荒芜一片,远处除了一座对外培训楼之外,几乎没有一间像样的实验室、办公室;一个个鱼塘被长得一人高的绿草、杂草围绕,塘基破破烂烂,上面长着很多野生番石榴,满目荒凉,比起我在顺德的水产试验厂的工作环境和生活环境还要差得多。

所及厂内职工除了小部分人市区有宿舍之外,大部分均分散住在场内各个角落,如仓库房、工具房、饲料房内。因为有家属,我被安排在淡水养殖场靠近最东边的一间约十一二平方米的破旧房子里,屋顶由几根大竹做的梁,房子只能放一张床,靠近门口处安个灶,用来煮食,我们一家四口就挤在这个破房子里。晚上睡觉,三岁小儿子老是睡不着。原来整间屋,特别是屋顶,全部被白蚁蛀食,发出“蹊蹊”的声音。后来负责后勤生活的同志,为我们屋顶加了几根大竹,才能勉强住下去。和我住在同一排的还有政工办的一位副科长,他来所比我早,孩子又多,所以多安排一间房子给他。当年,自来水还未能接到我们住的最东边地方,可幸我们住房前面有一口大井,食用日用都靠这口大井,生活十分不方便。傍晚不少外国留学生沿着河堤一直向东散步休息,到快接近我家时,孩子就会发出“警报”,让我快快躲进屋里。生怕被外国留学生看到,老师住的那么差,失礼外国人。

孩子们也过着艰苦的生活。幼儿园、小学都得走几公里路,到附近生产大队去,家长早晚接送。遇到刮风下雨,孩子回到家里,都像落汤鸡,一身泥,一身浆;即使大人想买盒火柴,买瓶酱油,也要走几里路到附近生产大队的供销社去。

尽管生活十分艰苦,但大家都没怨言,只有一个心思,把珠江水产研究所、把广州淡水养殖场建设成为一个现代化的国家级的水产科学研究所以及现代化的科研基地。

多少个黑夜,当微风轻轻吹拂送来缕缕野花花香的时候,我们坐在池塘旁边听着阵阵蛙声,凝望着那深邃的星空和最西面老远处的对外培训楼依稀可见的灯光,心中总是升起无限的希望。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经过几代珠江所和广州养殖场的干部职工、科技人员、塘面技术工人,在广州淡水养殖场这块沃土上耕耘不辍,用汗水换来的成就令人瞩目。

我们从1978年起,经历了40多年的艰苦创业,把珠江水产研究所建设成为国家级科研机构,把广州淡水养殖场建设成为现代化的淡水养殖科研基地。一座座新建的科研大楼、实验大楼、办公大楼高高矗立;具有历史意义及科研里程碑的钟麟纪念馆;舒适、宽敞的职工现代化食堂,一排又一排鱼塘全自动排灌系统;一台一台全自动投饲装置,塘基全部水泥覆盖,一条条水泥路纵横交错贯通全所。最东边及我原住的地方也建起了一座座职工宿舍。当年我们亲手种下的果木枝繁叶茂,硕果累累。

今天,徜徉在广州淡水养殖场的林荫小道上,回忆起昔日那艰苦奋斗的时光,一种“千淘久漉虽辛苦,吹尽黄沙始到金” 的亲情在心中升起,岁月虽流逝,但记忆总在心中。

 

文苑撷英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苑撷英:

  • 下一篇文苑撷英: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