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本社介绍 | 新闻集粹 | 领导讲话 | 参政议政 | 组织建设 | 学习研究 | 社员风采 | 社会服务 | 文苑撷英 | 入社申请 | 思想建设 | 社内精英 | 南岭书香 | 历史回眸 | 艺术天地 | 
您现在的位置: 九三学社广东省委员会 >> 九三书画院 >> 书画家风采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图文]读书以明理    闲笔畅吾心——我的学书之路及创作观         ★★★ 【字体:
读书以明理    闲笔畅吾心——我的学书之路及创作观
作者:暨南大学…    书画院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179    更新时间:2015-1-21

 如果从儿时的涂鸦开始算起,我学习书法的时间也已接近三十个春秋了。依稀记得是小学二年级时,因为我的字一直写得不太工整而潦草马虎,故被语文老师刘先生在班上戏称为“草字大先生”。这一被全班同学认为是不太好的“绰号”给我当时稚嫩的心灵带来了不小的打击,遂暗下决心,发愤一定要把字写好。

 虽然年少时临池不断,其间曾用三四年的光阴系统自学褚遂良《孟法师碑》、《雁塔圣教序》、《大字阴符经》诸帖,打下比较坚实的楷书基础,稍长,遂对北魏楷书、二王行草、米芾行书及晚明张瑞图等亦有不同程度的染指,并积极参加各种社会机构组织的少儿书法比赛,偶有陋作入展获奖或被某专业报刊杂志录用,则欣喜之情难以自禁,亦鼓舞和坚定着我学习书法的勇气及信心。但是,让我真正得窥书法艺术之门径,则应是1997年以后的事了。丁丑岁秋,我于弱冠之年负笈金陵黄瓜园,有幸问道于恩师风斋先生门下,不啻为我一生中最大之幸事!风斋师为人之正直耿介、为学之勤勉笃实、为艺之宽博精深,无不引领着我的人生之路,先生谆谆之教诲,更使我对书法艺术的认识理解变得逐渐清晰和深入,并于创作研究方面有了长足的进步。在金陵寒暑几易,悠忽八载,乙酉夏日硕士毕业后,承蒙铁林先生之厚爱,我乃得以南下羊城暨南大学艺术学院忝列教席,且有幸得侍晏庐师左右,从其攻读博士学位,晏庐师严谨之学风、精湛之书艺及朴实敦厚之个性,又无时无刻不在影响着我,使我于书法及学问一途能够更上台阶。

三十多年来,读书、习字、教学,几乎构成了我生活的全部。在诸位先生的指引训导下,我于书学方面一直努力坚持将理论研究与艺术创作相结合,读书及研究,使我对书史发展之嬗变、古代书论之要义、历代书家之成长及其风格形成等问题的认识不断加强,进而深深影响着自己的书法创作。例若攻读硕士学位阶段,出于个人创作之兴趣,我以历代书家孜孜以求、不断探究的笔法问题为研究对象,并以晚明为切入点,将晚明书家书写高堂大轴时的“肘腕之法”与晋唐书家书写尺牍长卷的“掌指之法”作比较,藉此明白由于晚明书家彻底改变了晋唐书家的运笔方式,从而使得晚明帖学书法与晋唐传统书法之间产生了种种本体方面的差异。历年来,我还相继对南宋以降文人书法发展的阶段性特征、明代草书的风格流变、历代书家的师古观念等问题进行了不同程度的考察研究;博士阶段,又以明代吴门书派领袖祝允明为研究对象,此既有缘于当前学界对祝氏书学研究存在某些不足之因,亦有我个人对祝氏书法的特别偏爱所致。通过这些研究,不仅让我对古代文人书法发展的认识有了拨开云雾之感,使我明白传统实实在在是个开掘不尽的宝藏,使我理解李可染的那句“以最大的功力打进去”永远皆有现实和实践意义,也使我对自己的书法创作和审美追求变得更加自信和从容,与古为徒,下笔有由而不再盲从。

当代书法近三十年来的发展现状,用风起云涌、旷古未有来形容,可能并不为过,展览、教育、出版、研究、交流等各个层面齐头并进,书法热潮似乎已经超越了历史上的任何一个时代,书坛创作更是呈现出一种多元的格局。就我个人而言,通过对古代书法的研究及风斋、晏庐二位先生的影响训导,以帖学为主攻对象,在书法创作上长期以来一直坚守以下几个方面的准则:

其一、在取法对象上,坚持深入的研究、学习经典。现代出版社业的发达,给我们提供了近距离接触经典的最佳历史机遇,我想这应是自宋代刻帖大兴、清代碑学盛行之后,书法史发展之又一大转变。对于经典,就一般学习者而言,二王,颜柳欧赵,苏黄米蔡,赵董文祝,他们面貌似乎很熟悉,但其艺术风格背后的内涵,则就不一定了。我认为,经典本身有也有层次之分,强弱之别,若要正确的认识每一个经典,也要给经典分类,深入了解其“源”、“流”、“变”,唯有如此,学习时方不会迷茫,有的放矢。

其二、在创作层面,坚持通过学习经典来追求自我,实现自我,而不是单纯的形式上的“拟古主义”,同时也积极回避一些当代名家的影响,关于这一点,其实书法史上已经有很多现象值得我们去借鉴和反思。近些年来,由于当代展览机制的影响,书法艺术的发展虽有向传统不断开掘的趋势,但是也出现了创作面貌雷同、互相模仿、个性不足及“化妆”痕迹太重的现象,这些都是我们需要足够重视、引起警惕的不良现状。而我在书写时,则多崇尚闲窗散笔、乘兴而为的自然创作状态,聊写心中所学所感为主。

其三、在审美追求上,则以“古、雅、精”三字经为目标,远离“野、俗、丑”。追求“古”不是守旧,而是提倡一种文化精神传承,是与古人的“不合而合”;至于“雅”,钱穆先生曾谓其为中国文化一特殊精神之所寄,中国文艺自上古以来一直崇尚雅正,轻视流俗,那么书法艺术当然亦不应例外;“精”则为精巧、精致之意,我认为书法唯精致方可耐得久观,寓巧于拙、巧中藏拙皆须精也!我们读晋唐人论书,他们多以“精熟”为要旨,而明董香光有“字须熟后生”之语,斯可谓精能之至,而后反造疏淡,求真率之美。

除此以外,我还认为书家必须不断加强自我文化修养,提高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认知能力,只有深通中国文化、修养较高者,方有可能创作出优秀的书法作品来。书法不需要中西结合,虽然我们今人已经现代化,但吃汉堡、喝XO、蹦迪跳街舞是另外一种文化的产物,而对中国传统文化无认知者,一定不可能写好书法。时至今日,我们当代学书者学晋、学唐、学宋、学元明,其迹可学,而其神难求,所谓时过境迁,实不可逮。要者修自我之心最为关捩,作书当如董香光云以吾神代他神,唯此方可合刘熙载所云书者如也。

书法虽为小道,但俨然早已成为我生命中不可或缺、也是最有意义的那个部份,更未曾想及自己的儿时一念,竟成终身之学,冥冥中颇有几分天注定的意味,在此,倒也要真的感谢当初刘先生的那句戏言。书法艺术净化了我的心灵,提升了精神,伴随着岁月的年轮,对其爱意亦愈浓愈深。如今,我作为一名书法专业教育工作者,在从事书法艺术创作及研究的同时,更要承担大量的教学工作,自己的身上可谓多了一副份量不轻的担子,书法这门艺术似乎赋予了我特殊的人生使命,此亦无疑促使我在书法这条道路必须更加坚定不移的走下去。(按:本文原载“中国书法”杂志2014年第11期,编辑发表时因根据版面需要略有删减,是为全文)

 

 

书画院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书画院:

  • 下一个书画院: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书画院
    书之品格,本乎性情——读朱…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